槿川✨

《安小淮》2.1

夕阳落下,夜色来临。

在过去的四个小时,安淮人生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四个小时前,初三的安小淮完成了他自初三以来的第一次体育月考。

结果理想吗?肯定是不理想的。

他从小到大一直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孩子,是每个家长心目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是每个孩子心目中的佼佼者。

可是,在操场上奔跑的时候他充分感觉到了自己的疲惫,脚迈不开,肌肉酸痛。

累吗?累的吧。但是身体上的累远不及心上的累。

拼尽全力冲个终点的时候已经过了4分钟了,对于一个以前把跑步引以为傲的男孩来说,这打击无疑是很大的。

此时的他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国庆假期从现在正式开始,身边来来往往的学生,嬉戏打闹着,都在为为期7天的国庆假期所欢呼,他却没有一点心情。

该怎么解释呢?

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吗?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他突然有点害怕回家,害怕面对这个离谱到极致的成绩。

想法出现的一瞬间,他就采纳了,走出校门径直往回家的反方向走去。

去哪里?

不,他也不知道。

就是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身上跑完步没来得及换的衣服在黑夜的冷风中吹着,有点冷,安淮不禁缩了缩脖子。

他该怎么办?他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现在自己也堵着慌,就想这样独自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越远越好…

反过来这一边,季杭到家找不到小孩,以为小孩只是放学比较慢或者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晚一点就回来了。

可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他坐不住了,打了个电话给安淮班主任,一问才知道小孩6点半放学就走了。

季杭赶忙拿起钥匙出门,沿着去学校的道路一路走一路看,来来往往还有许多补习回来的学生或者和同学出来玩耍的学生,但是唯独没有安淮的踪迹。

一路来到学校,季杭又在学校附近寻了一圈,依旧看不见人。

接下来,上到在家的颜庭安,下到在医院的乔硕,安寄远,都被问候了一遍。

依旧找不到人。

在长达3小时的寻找下,指针已经走过了12点,开启了新的一天。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路边的一个路灯下看见了抱着书包瑟瑟发抖的安小淮。

看见他的那一刻,季杭先松了一口气,然后铺天盖地的愤怒涌上来。

走上前,把小孩从地上拉起。

安淮抬头看着这个眼里混杂着愤怒,担心,害怕的男人,突然有些想哭。

季杭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盖在有些发抖的男孩身上,又打开手机。

先给警察打了个电话,又给颜庭安,乔硕,安寄远…一个个回电话。

看着季杭一遍遍打着电话,重复着同样的话,安淮顿时感觉十分愧疚。

“回家再说。”


原文来自@米酒蛋泥 

国庆不适合揍小孩哈,先卡一下拍,剩下的…下次再说。哈哈哈~

买书(2)

接上篇,原文来自蛋泥@米酒蛋泥 ,希望大家尊重作者哈,希望蛋泥别嫌弃就好!!!

安淮就那么转过头一愣一愣的看着季杭,没有一点反应。直到季杭大步走进门,把他手中的《方舟》一把夺过,咬牙切齿得对着床上懵逼着的小人:“安小淮,你真行。”

“爸…我…”安淮看着季杭,掉在床边的手电筒的光刚好照到季杭脸上。

(槿川内心:好帅的鬼~)

“先睡觉,明天再说。”说完,季杭就把手电筒收走,出了门。

——

安淮提经吊胆了一天,甚至有过逃跑的想法,但是还是…不敢。

压抑的晚饭来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个是不敢说,一个是心里憋着气不想说。

直到季杭吃完饭,“吃完饭后把饭桌收拾一下把碗洗了来书房。”

在晚上的8点,安淮在书房门口徘徊了已经十几分钟了,害怕,惶恐,不安。如果安淮知道有这一时候,当初就不会为了好奇心去买书了。

面前的门突然打开,把安淮吓了一跳。季杭左手还在里边的门把上,右手扶着门框,“这么久不进来,是想我出来请你吗?”

进入房门,走到书房角落默默站定。

安淮内心无比紧张,小小的汗珠从头发上沿着脸颊缓缓流下,有一滴偏了方向,从眼睛上方流下,安淮赶紧闭上眼睛…

一直到八点半,季杭把手中的事情放下,“过来。”

墙角小小的人不敢磨蹭,走到了季杭面前,“双手撑地,倒立姿势,腿伸直。”

安淮依旧照做,但是这动作十分的累人,脸上的汗更猛烈的从脸颊旁留下,不一会儿就滴落在地板上。

安淮觉得今天的地板都与自己作对,双手黏糊糊的撑在地板上压根撑不稳,但是没有办法。

“来,咱们顺道做一做你最近的法语测试。”季杭把《方舟》放在安淮双手中间,“不是喜欢看么?用法语翻译一下,顺道都可以一起学习了。”

安淮睁大眼睛看着季杭,仿佛在问:“你认真的吗?”倒立看书,还得翻译说话。

“快点吧,你什么时候翻译完这一章什么时候下来,速度点,磨蹭一秒一藤条。”季杭拉着自己的旋转椅往安淮面前一坐,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

“Mise à jour rapide…”安淮只能够尽量仰头看着书,汗滴有几滴滴在书本上,把字晕染了,但是不影响看。

既要保持平衡又要动脑子翻译又要说出来,这无疑是非常难的。

十几分钟过去了,每念完一页,季杭就帮忙翻一页,在这期间,安淮每掉下来一次就会被季杭催着继续撑起来。

随着第8次的砸地声落下,安淮再也没有撑起来的勇气,可怜巴巴看着季杭:“爸爸,我错了…”

可是换来的却是季杭冷冰冰的一句:“上去。”

“爸爸…我没有力气了,真的没有力气了…”声音已经略带哭腔了。

“上去,不要让我再说一遍。”换来的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句话。

安淮不敢再磨蹭,双手往地上一撑,双脚想再次上去,却怎么也上不去,安淮偷偷看了一眼季杭,看到面无表情的季杭。

狠了狠心,用力往上一挺,还是撑起来了:“Ich bin so ein reizendes Mädchen…”

安淮刚说完,季杭突然出声打断:“没有感情,重说。”

安淮忍住正在打转的泪水,咬了咬嘴唇,再次开口:“Ich bin so ein reizendes Mädchen”

看季杭没有再出声,安淮继续翻译,两只手在疯狂颤抖,他已经在这里翻译了20多分钟了。

等季杭再翻一页,安淮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再有一页半,这一章就可以过去了。因为一直保持倒立的姿势,安淮的脸涨的通红。

季杭没有继续为难,听着他翻译完最后一句,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安淮的后侧。安淮不敢起来,就只能静静的撑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

“起来吧”等了十几秒,季杭终于开口。安淮如获大赦一样快速下来。

“掉了几次?”

“10…10次”安淮还在大口喘气,感觉话都说不顺了。

“10下,趴那。”季杭指了指书桌。

还好,才十下…安淮心里默默的想,可是当第一下上身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他爸爸是谁?那可是季杭。十下都能打出一百下的效果。

一连串的打完,安淮已经趴在桌子起不来了。

“起来上药,以后每天晚上来我这翻译一章,就这种方式,什么时候翻译完整本书什么时候结束。”

“……”


后来有一天:

槿川:小淮淮,你记得最清楚的一本书是哪本呀?

安淮:……某作者的《方舟》,别问,问就是泪〒_〒

此次事件已结束,感谢大家的阅读,希望喜欢!不要嫌弃就好!也期待大家的脑洞!毕竟某蛋泥不是特别勤快,看不够,只能看看大家的脑洞啦~

脑洞来源于今天体育课跑步的时候看到一个男孩被他们体育老师罚倒立,看着他上去好几次又掉下来,再一脸委屈望着他们体育老师,我不禁就想到了安淮这个小可爱,刚好今天周五了,所以…嘿嘿!


买书

原文来自@米酒蛋泥 的《安小淮和季爸爸》,纯属虚构娱乐,相信没有雷同(就是这么自信,有的话当我没逼逼…)

安淮刚从图书馆出来,路过西西弗书店,抬起头瞄了一眼,仅仅这一眼,让他看到了摆在门口展示的那本封面特别好看的《方舟》。

“方舟…是最近班里同学聊的特别火热的那个么”安淮小声嘟囔。

季杭给的零花钱向来是够的,不过还是明令禁止了乱花,而安淮除了给同学买礼物之外也没动过其他零花钱,这么多年存下来也有好几千了。

安淮深深看了几眼那本《方舟》,抿了抿嘴,抬脚走过。可是刚走没几步,又默默退回去。

他真的太喜欢了,班上不管男女同学都聊的热火朝天,唯独他不知道这本书的存在,只能在旁边干听着他们聊天。

他退回书店门口,鼓起勇气进了书店,拿了一本放在架子上没拆过封的《方舟》,他拿起来看了把书的外围全都看了一遍,抿了抿唇,把书一把放下飞奔出了书店。

————

到家后安淮把鞋子放好走到厨房果然看到了正在准备晚餐的季杭。

“爸爸”

季杭停下手中正在切菜的刀,转过头来:“怎么了?”

安淮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抿了抿唇。季杭察觉到自家儿子今天的反常,把手中的刀放下,拿起旁边的布擦了擦手,三两步走到安淮面前,蹲下来看着自家儿子,两只手很自然而然的握着自家儿子的手:“怎么了?有什么要和爸爸说的吗?”

安淮又抿了抿唇,朝季杭笑了笑,张开双臂抱着季杭的脖子,把头靠在季杭的肩膀上,“没事的爸爸,我就是有些想你了。”

季杭心里暗自摇头,还是孩子啊。

过了一会儿:“小淮,爸爸还要继续做晚餐,你先去写会儿作业可以吗?等会儿爸爸上去喊你吃饭。”

“好。”

————

第二天早上出门前,安淮想了想还是把钱塞兜里了。

下课的时候安淮在做今天的作业,旁边陆陆续续传来:“《方舟》简直太好看了,男女老少皆宜!”“《方舟》yyds”“天呐,为什么这么虐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家方舟”“蛋泥是亲妈吗?”…

安淮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赶紧写完最后一个答案,转过头去,是他后桌。

“安淮,你有没有看最近爆火的《方舟》?”

“没有。”听见《方舟》,安淮再次想到了书店门口的那本。

“没看过?快看啊!不看你就落伍了!”后桌一脸热情开始安利:“不过中间有些情节太虐了,蛋泥大大什么神仙文笔!强烈安利你看!记得看哈!”

也许是看安淮一脸懵逼的样子感到没有意思,后桌一说完就凑到一边《方舟》大部队里了。

放学后安淮再次路过那家书店,这次他径直的走了进去,深吸了一口去,拿起书,走向了收银台,从兜里掏出了今早塞的钱。

回到家的安淮看见季杭在沙发上看书,沉默了几秒,“爸爸,我回来了。”

“好,上去把书包放一下下来吃饭了,今天回来有点晚。”季杭放下书开始摆餐具。

安淮点了点头,以为季杭只是随便一问,也就没理会,背着书包上了楼。

走进卧室的安淮小心翼翼把那本《方舟》拿出来,快速藏在了枕头底下。

下来的时候季杭已经在餐桌上等着了,安淮拿起碗打了饭刚坐下,季杭就问出了声:“今天回来这么晚,老师又拖堂了?”

安淮拿着筷子的手瞬间不动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没有,我有些题目没太听懂,找老师问了一下。”

“嗯,下次也要早点回来。今晚爸爸在家陪你一起写作业怎么样?我今晚放假不值班。”

“好啊!”

季杭看着这个已经脱掉稚嫩的安淮,不会告诉他其实他今晚是请了假特意回来的。昨天的安淮让季杭开始想是不是陪伴儿子的时间太短了。

吃完饭季杭收拾桌子,安淮回房写作业了,安淮回到房间时还看了一眼枕头,抿了抿嘴,坐桌子上开始写作业了。

季杭收拾完也敲门进来,坐在书桌旁继续看他原先在看的书,父子两人就这样过了一晚上。

到晚上10点多的时候,安淮作业做完了,开始复习知识点,季杭出门给他泡了杯热牛奶。

11点,季杭给安淮关了灯,出了门回了自己卧室。

————

半夜,季杭醒来想到客厅喝口水顺便去看看安淮。然而这时的安小淮还看的特别起劲,压根不知道危险的来临。

等到季杭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他再快的速度也无济于事了。

看着在房间里亮着的手电筒,和趴着的安淮,季杭觉得自己的怒火在燃烧。


纯属虚构娱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缘分!

后续的话,我累了,等下次吧,就是这么随便!蛋泥可不能学我,要好好码字!

纯粹是昨晚回顾安小淮时脑洞大开,感谢今早脑洞没有丢失。感谢《方舟》和西西弗书店的出场,纯粹是怕有人问书店哪有卖这种的。

《方舟》出版不出版不知道,纯属娱乐,一切看蛋泥!在此恳请蛋泥快速码字,甜甜甜!别虐了好年人看不起~

如果有小可爱想帮我写后续我非常乐意,没灵感了我不会写拍,我只会啪啪啪的水文,还是不要祸害我的第一个小脑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