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川✨

《安小淮》2.1

夕阳落下,夜色来临。

在过去的四个小时,安淮人生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四个小时前,初三的安小淮完成了他自初三以来的第一次体育月考。

结果理想吗?肯定是不理想的。

他从小到大一直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孩子,是每个家长心目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是每个孩子心目中的佼佼者。

可是,在操场上奔跑的时候他充分感觉到了自己的疲惫,脚迈不开,肌肉酸痛。

累吗?累的吧。但是身体上的累远不及心上的累。

拼尽全力冲个终点的时候已经过了4分钟了,对于一个以前把跑步引以为傲的男孩来说,这打击无疑是很大的。

此时的他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国庆假期从现在正式开始,身边来来往往的学生,嬉戏打闹着,都在为为期7天的国庆假期所欢呼,他却没有一点心情。

该怎么解释呢?

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吗?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他突然有点害怕回家,害怕面对这个离谱到极致的成绩。

想法出现的一瞬间,他就采纳了,走出校门径直往回家的反方向走去。

去哪里?

不,他也不知道。

就是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身上跑完步没来得及换的衣服在黑夜的冷风中吹着,有点冷,安淮不禁缩了缩脖子。

他该怎么办?他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现在自己也堵着慌,就想这样独自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越远越好…

反过来这一边,季杭到家找不到小孩,以为小孩只是放学比较慢或者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晚一点就回来了。

可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他坐不住了,打了个电话给安淮班主任,一问才知道小孩6点半放学就走了。

季杭赶忙拿起钥匙出门,沿着去学校的道路一路走一路看,来来往往还有许多补习回来的学生或者和同学出来玩耍的学生,但是唯独没有安淮的踪迹。

一路来到学校,季杭又在学校附近寻了一圈,依旧看不见人。

接下来,上到在家的颜庭安,下到在医院的乔硕,安寄远,都被问候了一遍。

依旧找不到人。

在长达3小时的寻找下,指针已经走过了12点,开启了新的一天。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路边的一个路灯下看见了抱着书包瑟瑟发抖的安小淮。

看见他的那一刻,季杭先松了一口气,然后铺天盖地的愤怒涌上来。

走上前,把小孩从地上拉起。

安淮抬头看着这个眼里混杂着愤怒,担心,害怕的男人,突然有些想哭。

季杭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盖在有些发抖的男孩身上,又打开手机。

先给警察打了个电话,又给颜庭安,乔硕,安寄远…一个个回电话。

看着季杭一遍遍打着电话,重复着同样的话,安淮顿时感觉十分愧疚。

“回家再说。”


原文来自@米酒蛋泥 

国庆不适合揍小孩哈,先卡一下拍,剩下的…下次再说。哈哈哈~

买书

原文来自@米酒蛋泥 的《安小淮和季爸爸》,纯属虚构娱乐,相信没有雷同(就是这么自信,有的话当我没逼逼…)

安淮刚从图书馆出来,路过西西弗书店,抬起头瞄了一眼,仅仅这一眼,让他看到了摆在门口展示的那本封面特别好看的《方舟》。

“方舟…是最近班里同学聊的特别火热的那个么”安淮小声嘟囔。

季杭给的零花钱向来是够的,不过还是明令禁止了乱花,而安淮除了给同学买礼物之外也没动过其他零花钱,这么多年存下来也有好几千了。

安淮深深看了几眼那本《方舟》,抿了抿嘴,抬脚走过。可是刚走没几步,又默默退回去。

他真的太喜欢了,班上不管男女同学都聊的热火朝天,唯独他不知道这本书的存在,只能在旁边干听着他们聊天。

他退回书店门口,鼓起勇气进了书店,拿了一本放在架子上没拆过封的《方舟》,他拿起来看了把书的外围全都看了一遍,抿了抿唇,把书一把放下飞奔出了书店。

————

到家后安淮把鞋子放好走到厨房果然看到了正在准备晚餐的季杭。

“爸爸”

季杭停下手中正在切菜的刀,转过头来:“怎么了?”

安淮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抿了抿唇。季杭察觉到自家儿子今天的反常,把手中的刀放下,拿起旁边的布擦了擦手,三两步走到安淮面前,蹲下来看着自家儿子,两只手很自然而然的握着自家儿子的手:“怎么了?有什么要和爸爸说的吗?”

安淮又抿了抿唇,朝季杭笑了笑,张开双臂抱着季杭的脖子,把头靠在季杭的肩膀上,“没事的爸爸,我就是有些想你了。”

季杭心里暗自摇头,还是孩子啊。

过了一会儿:“小淮,爸爸还要继续做晚餐,你先去写会儿作业可以吗?等会儿爸爸上去喊你吃饭。”

“好。”

————

第二天早上出门前,安淮想了想还是把钱塞兜里了。

下课的时候安淮在做今天的作业,旁边陆陆续续传来:“《方舟》简直太好看了,男女老少皆宜!”“《方舟》yyds”“天呐,为什么这么虐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家方舟”“蛋泥是亲妈吗?”…

安淮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赶紧写完最后一个答案,转过头去,是他后桌。

“安淮,你有没有看最近爆火的《方舟》?”

“没有。”听见《方舟》,安淮再次想到了书店门口的那本。

“没看过?快看啊!不看你就落伍了!”后桌一脸热情开始安利:“不过中间有些情节太虐了,蛋泥大大什么神仙文笔!强烈安利你看!记得看哈!”

也许是看安淮一脸懵逼的样子感到没有意思,后桌一说完就凑到一边《方舟》大部队里了。

放学后安淮再次路过那家书店,这次他径直的走了进去,深吸了一口去,拿起书,走向了收银台,从兜里掏出了今早塞的钱。

回到家的安淮看见季杭在沙发上看书,沉默了几秒,“爸爸,我回来了。”

“好,上去把书包放一下下来吃饭了,今天回来有点晚。”季杭放下书开始摆餐具。

安淮点了点头,以为季杭只是随便一问,也就没理会,背着书包上了楼。

走进卧室的安淮小心翼翼把那本《方舟》拿出来,快速藏在了枕头底下。

下来的时候季杭已经在餐桌上等着了,安淮拿起碗打了饭刚坐下,季杭就问出了声:“今天回来这么晚,老师又拖堂了?”

安淮拿着筷子的手瞬间不动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没有,我有些题目没太听懂,找老师问了一下。”

“嗯,下次也要早点回来。今晚爸爸在家陪你一起写作业怎么样?我今晚放假不值班。”

“好啊!”

季杭看着这个已经脱掉稚嫩的安淮,不会告诉他其实他今晚是请了假特意回来的。昨天的安淮让季杭开始想是不是陪伴儿子的时间太短了。

吃完饭季杭收拾桌子,安淮回房写作业了,安淮回到房间时还看了一眼枕头,抿了抿嘴,坐桌子上开始写作业了。

季杭收拾完也敲门进来,坐在书桌旁继续看他原先在看的书,父子两人就这样过了一晚上。

到晚上10点多的时候,安淮作业做完了,开始复习知识点,季杭出门给他泡了杯热牛奶。

11点,季杭给安淮关了灯,出了门回了自己卧室。

————

半夜,季杭醒来想到客厅喝口水顺便去看看安淮。然而这时的安小淮还看的特别起劲,压根不知道危险的来临。

等到季杭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他再快的速度也无济于事了。

看着在房间里亮着的手电筒,和趴着的安淮,季杭觉得自己的怒火在燃烧。


纯属虚构娱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缘分!

后续的话,我累了,等下次吧,就是这么随便!蛋泥可不能学我,要好好码字!

纯粹是昨晚回顾安小淮时脑洞大开,感谢今早脑洞没有丢失。感谢《方舟》和西西弗书店的出场,纯粹是怕有人问书店哪有卖这种的。

《方舟》出版不出版不知道,纯属娱乐,一切看蛋泥!在此恳请蛋泥快速码字,甜甜甜!别虐了好年人看不起~

如果有小可爱想帮我写后续我非常乐意,没灵感了我不会写拍,我只会啪啪啪的水文,还是不要祸害我的第一个小脑洞了。


致蛋泥——

         一直想给蛋泥写长评来着,记得很久很久之前在贴吧写过一次,后边就再也没动过手。文艺不精,不到位的地方还望海涵,还可以一起分享~

         一开始认识蛋泥在2017年,蛋泥的《方舟》深入我心。不论是景至大哥,景臻二哥,方舟小可爱之间的相处,还是他们三位处理事情的冷静严肃的态度,都很令我喜欢。我一直羡慕那种遇事不显情绪,敢作敢当,有自己独特风格的角色,毫无疑问,三兄弟都做到了。

        “家法,不是你教育弟弟失败后赎罪的工具。你教得好,成就的是方舟,你教的不好,毁的,也是那孩子。这件事情上,你就不要想着,以挨鞭子来减轻负罪感了。”

         “教育虽然是件极其讲究细节的事,但却不能拘泥于细节顺其自然,是至高的法则。因为没有人可以预测,你今天持着戒尺跟在他身后不时敲打一顿的结果是什么。若是因为眼前的磕磕绊绊,就怀疑自己的教育方式,那就太狭隘了。”

          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景至三观真的很正,又因为喜欢这两句话,所以记录在了我的摘抄本上,当时老师还给我改了,不知道她看见会有什么想法,不过现在也无从得知了😂

         景至作为景家大哥,需要肩负很多的责任,但是景至没有把自己在工作上的坏情绪展现给弟弟,这点我真的很喜欢。因为很多时候我对我的弟弟也是,但是我不能保证我的一些其他因素对我弟弟没有影响,尤其是在我心情烦躁的时候撞枪口上的他,所以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可以很好克制住情绪的人。

          景臻,景家二少。在景至面前乖巧可爱,有时候甚至有点皮,在方舟面前,又是一个很好的示范者。我一直觉得身教大于言传,你说的话再多,你讲的道理再多,如果你自己都做不到,又怎么可以要求别人做到。

        我教育你,因为你是我弟弟;我关心你,因为你是我弟弟;我不舍弃你,因为你是我弟弟。现在是,以后都是。方舟,是我弟弟。

        虽然文中没有过这么一句话,但是我觉得景臻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对景臻的想法就和景至说的话相似:“别看他有时候跟我吊儿郎当的,人前更是笑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恰恰相反,他是个心很重的人,所有责任都爱往自己身上背。自从你回来了,全部的心思搜扑你那去了,生怕挑不起这个担子。”“他从小跟着我,受过不少磨炼。但是,本性这个东西,家法是打不去的。他性子急,脾气躁,遇到在乎的人和事,更是完全不计后果地去维护。今天你的话,是触到他神经了。方舟,每个人都有伤心难过的权利,不因你十五岁他二十四而左右,只不过,他的伤心,他自己咽下了,你的伤心,他也替你咽下了而已。

          景臻有时候真的懂事的让人心疼,明明身上担子重,还不想跟身边人诉说,怕麻烦身边人,只想着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一切。不得不承认,训诫人的时候,还是毫不留情的。

         方舟,景家小少爷。他,幼稚,倔强,可爱,聪明,敏感,感恩。在处理事情的时候情感外露,对景臻的维护,对景至的怒吼都挺让我欣慰的,虽然在景家家法里是不允许的,在礼仪上也是不合适的,但是这也恰恰表现出他知道景臻对他的好,也是在维护景臻,感恩景臻。

         在遇见的事情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后,会坚定不移的坚持自己的原则,认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这一点和隔壁的某人还是蛮相似的。

          还可以说什么,我现在觉得我脑海里密密麻麻想说的,比如对蛋泥暖风文笔的夸奖,对景臻对方舟的教育进一步发表意见,对景至的心酸开始诉说,也对其他小小的人物进行描写。也想写隔壁的小远,季哥哥,庭安哥,小硕,安笙,以及其他人物,但是有太多太多话想写了,居然不知道从何下手,那就这次的长评到此结束吧。

       等我有灵感,有时间,我再继续往后写吧。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我爱蛋泥,以及蛋泥笔下的每一个角色,他们牵动我的情感,给我成长的启发,让我明白很多道理。感谢蛋泥的陪伴,已经四年,我要继续陪伴蛋泥,不离不弃

       每篇文章,一个人就有一个人的想法,10个人就有10个人的想法,我不能左右别人的想法,我只想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引起大家的共鸣。如果没有,我也没觉得意外,因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对每个人物的理解也不一样。如果我们左右别人的想法,就未免有点道德绑架了。

         我还是想催更蛋泥,我们这么懒都开始写长评了,蛋泥,你不也来表示表示(斜眼笑)?其实我觉得现在以及很好了,我怕就怕蛋泥有一天回到当初半年不更新的状态。比起刚开始写《方舟》时蛋泥文笔的生涩,到现在文艺满满,不得不说蛋泥也成长了!蛋泥,加油!其他小读者,加油!真的很喜欢看你们的长评和小剧场,在蛋泥不更新的时候给我带来快乐~

           不离不弃,一起快乐!一起成长!一起进步!@米酒蛋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