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川✨

买书(2)

接上篇,原文来自蛋泥@米酒蛋泥 ,希望大家尊重作者哈,希望蛋泥别嫌弃就好!!!

安淮就那么转过头一愣一愣的看着季杭,没有一点反应。直到季杭大步走进门,把他手中的《方舟》一把夺过,咬牙切齿得对着床上懵逼着的小人:“安小淮,你真行。”

“爸…我…”安淮看着季杭,掉在床边的手电筒的光刚好照到季杭脸上。

(槿川内心:好帅的鬼~)

“先睡觉,明天再说。”说完,季杭就把手电筒收走,出了门。

——

安淮提经吊胆了一天,甚至有过逃跑的想法,但是还是…不敢。

压抑的晚饭来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个是不敢说,一个是心里憋着气不想说。

直到季杭吃完饭,“吃完饭后把饭桌收拾一下把碗洗了来书房。”

在晚上的8点,安淮在书房门口徘徊了已经十几分钟了,害怕,惶恐,不安。如果安淮知道有这一时候,当初就不会为了好奇心去买书了。

面前的门突然打开,把安淮吓了一跳。季杭左手还在里边的门把上,右手扶着门框,“这么久不进来,是想我出来请你吗?”

进入房门,走到书房角落默默站定。

安淮内心无比紧张,小小的汗珠从头发上沿着脸颊缓缓流下,有一滴偏了方向,从眼睛上方流下,安淮赶紧闭上眼睛…

一直到八点半,季杭把手中的事情放下,“过来。”

墙角小小的人不敢磨蹭,走到了季杭面前,“双手撑地,倒立姿势,腿伸直。”

安淮依旧照做,但是这动作十分的累人,脸上的汗更猛烈的从脸颊旁留下,不一会儿就滴落在地板上。

安淮觉得今天的地板都与自己作对,双手黏糊糊的撑在地板上压根撑不稳,但是没有办法。

“来,咱们顺道做一做你最近的法语测试。”季杭把《方舟》放在安淮双手中间,“不是喜欢看么?用法语翻译一下,顺道都可以一起学习了。”

安淮睁大眼睛看着季杭,仿佛在问:“你认真的吗?”倒立看书,还得翻译说话。

“快点吧,你什么时候翻译完这一章什么时候下来,速度点,磨蹭一秒一藤条。”季杭拉着自己的旋转椅往安淮面前一坐,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

“Mise à jour rapide…”安淮只能够尽量仰头看着书,汗滴有几滴滴在书本上,把字晕染了,但是不影响看。

既要保持平衡又要动脑子翻译又要说出来,这无疑是非常难的。

十几分钟过去了,每念完一页,季杭就帮忙翻一页,在这期间,安淮每掉下来一次就会被季杭催着继续撑起来。

随着第8次的砸地声落下,安淮再也没有撑起来的勇气,可怜巴巴看着季杭:“爸爸,我错了…”

可是换来的却是季杭冷冰冰的一句:“上去。”

“爸爸…我没有力气了,真的没有力气了…”声音已经略带哭腔了。

“上去,不要让我再说一遍。”换来的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句话。

安淮不敢再磨蹭,双手往地上一撑,双脚想再次上去,却怎么也上不去,安淮偷偷看了一眼季杭,看到面无表情的季杭。

狠了狠心,用力往上一挺,还是撑起来了:“Ich bin so ein reizendes Mädchen…”

安淮刚说完,季杭突然出声打断:“没有感情,重说。”

安淮忍住正在打转的泪水,咬了咬嘴唇,再次开口:“Ich bin so ein reizendes Mädchen”

看季杭没有再出声,安淮继续翻译,两只手在疯狂颤抖,他已经在这里翻译了20多分钟了。

等季杭再翻一页,安淮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再有一页半,这一章就可以过去了。因为一直保持倒立的姿势,安淮的脸涨的通红。

季杭没有继续为难,听着他翻译完最后一句,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安淮的后侧。安淮不敢起来,就只能静静的撑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

“起来吧”等了十几秒,季杭终于开口。安淮如获大赦一样快速下来。

“掉了几次?”

“10…10次”安淮还在大口喘气,感觉话都说不顺了。

“10下,趴那。”季杭指了指书桌。

还好,才十下…安淮心里默默的想,可是当第一下上身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他爸爸是谁?那可是季杭。十下都能打出一百下的效果。

一连串的打完,安淮已经趴在桌子起不来了。

“起来上药,以后每天晚上来我这翻译一章,就这种方式,什么时候翻译完整本书什么时候结束。”

“……”


后来有一天:

槿川:小淮淮,你记得最清楚的一本书是哪本呀?

安淮:……某作者的《方舟》,别问,问就是泪〒_〒

此次事件已结束,感谢大家的阅读,希望喜欢!不要嫌弃就好!也期待大家的脑洞!毕竟某蛋泥不是特别勤快,看不够,只能看看大家的脑洞啦~

脑洞来源于今天体育课跑步的时候看到一个男孩被他们体育老师罚倒立,看着他上去好几次又掉下来,再一脸委屈望着他们体育老师,我不禁就想到了安淮这个小可爱,刚好今天周五了,所以…嘿嘿!


评论

热度(4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